作者 主题: 【代理者战争】序章 LOG.15.11.22 晚熟与早慧  (阅读 1362 次)

副标题: 妖精SOLO

离线 LeeWings

  • 偶像
  • ****
  • 帖子数: 896
  • 苹果币: 4
【代理者战争】序章 LOG.15.11.22 晚熟与早慧
« 于: 2015-11-22, 周日 23:59:12 »
[20:59] <ST>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[21:03] <ST> 几百个世界的风回旋着吹过弃境,带着某种紫色星形的花瓣,用作施法材料透明的宝石粉尘,被遗忘了的书信,以及妖精的翅膀。
[21:05] <ST> 有着美丽秀发与纤细、娇小身体的少女徜徉于百色之风所交织的澄空,翡翠色的翅膀在身后轻盈地振动,托起少女的身体灵活地在风与风之间舞动。
[21:05] <ST> 无疑,这是所谓梦幻一般的图景,而在不久之前,赤森咏子所在的,还是那一成不变的现实中被撕裂了的缺口。
[21:06] <ST> 惊慌的人群,刺耳的哭泣声,恐怖与恶意的噪声似乎已经距离相当遥远。
[21:06] * 咏子 抱着膝头,出神地端详着与常识相比太过多彩的苍穹
[21:07] <ST> 【跟我们来吧——!】
[21:07] <ST> 【永远都不需要变成大人哦!】
[21:07] <咏子> “——”
[21:08] <ST> 有着红宝石色头发的娇小妖精,在那个时候对着她伸出只能握住自己纤细指尖的小手。
[21:08] * 咏子 在听到那个声音之后,第一反应并不是向她(它)转过脸,而是低下头,打量着自己的手,以及伸过来的指尖
[21:08] <咏子> “……可以吗?”
[21:08] <ST> 蓦然之间,过去的同学所说的话又在咏子的脑海之中浮起。
[21:09] <ST> “咏子好像没有什么变化呀。”
[21:09] * 咏子 发出仿佛溺水之人从唇间挤出的话语,音调仿佛快要哭出来的话语
[21:09] <ST> “这样下去会不能适应社会的吧?难得长得这么可爱。”
[21:09] <咏子> “我这样的人,也可以吗?”
[21:09] <ST> “总觉得,咏子你叫人很不安,好像会有自杀倾向的样子呢……”
[21:09] <ST> 【当然了哟?】
[21:10] <ST> 【我们没有你是不行的。】
[21:10] <ST> 【请保护所有的妖精吧。】
[21:10] <ST> 【不要让我们,被大家忘记。】
[21:10] * 咏子 仿佛要挥开那些萦绕而来的阴郁回忆般猛烈地摇着头,泪水向四周飞散
[21:10] <咏子> “啊、啊……嗯……这个……不是……”
[21:11] * 咏子 匆忙地从摇头改成点头
[21:11] <咏子> “我……只是……啊……”
[21:11] <ST> 【好了啦,在这个世界的咏子,已经死了哟?还是说,有留恋的东西吗?】
[21:12] * 咏子 连自己该说什么,想说什么都已经不清楚了似的,但手臂却擅自地……坚定地抓住了那只伸过来的、太过细小的手
[21:12] <ST> 【如果能够帮助我们,就会变得什么都不用再害怕,随时随地都可以回来哦?】
[21:12] <ST> 【那么,契约成立啦!】
[21:12] <ST> 【嘻嘻嘻嘻。】
[21:12] * 咏子 用另一只手抹去眼泪,然后仿佛在为什么积蓄着力量似地深呼吸着
[21:13] <咏子> “——怎么可能会有啊。”
[21:13] * 咏子 前所未有的大声地、前所未有的清晰地说
[21:13] <ST> 【太好了,这样一来,对我们来说,希望就依旧存在了呢。】
[21:13] <ST> 【我叫露比,是妖精们的代表,请多关照哟,我们的……】
[21:13] <ST> 【……妖精的,救世主大人。】
[21:14] <ST> 风停止了。
[21:15] * 咏子 的犹豫宛如风一样消散了
[21:15] <咏子> “……嗯!”
[21:15] <ST> 在那之后经过了如何的变迁与奇迹,目击了怎样的奇景已经不再重要。
[21:15] * 咏子 仍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,自己遭遇了——变成了怎样的存在
[21:16] <ST> 为了救助被劫持的人质而遭到匪徒所杀害——在那样的事实发生之后——抑或是之前,名为赤森 咏子的社会人的人生停顿了,退格了,抹消了。
[21:16] * 咏子 只是听到有人对自己说了
[21:16] <ST> 和自己所熟悉的世界之间的关联也断绝,抑或被遗忘了。
[21:17] <ST> 咏子成为了独一无二的,‘妖精’的代理者。
[21:17] <咏子> 【得救的,应该是我才对……】
[21:17] * 咏子 在那一天,那个时候,只是那么想着
[21:17] <ST> 在名为弃境的这个世界,与其他的代理者一样,为了托付给自己的,一整个种族的明日而战斗着。
[21:18] <ST> ——应该是这样的吧。
[21:18] <咏子> “……”
[21:18] <ST> ‘咏子,我们想要内裤呢……去偷一些内裤吧。’
[21:18] <咏子> “内……裤……?”
[21:18] * 咏子 少许有些呆然地眨着眼……
[21:18] <ST> ‘不然内衣也可以哟?性感的大姐姐们的内衣~呵呵呵呵。’
[21:19] <ST> ‘好想把冰激凌糊到女孩子们的肚脐眼上啊……好想啊,啊啊啊啊!咏子小姐,无论如何请你把冰激凌糊到自己的肚脐眼上吧!’
[21:19] <ST> 在风中飞舞的同时,耳边不时可以听见这样的声音。
[21:20] <咏子> “等、等一下,那个,这也是和种族的未来有关系的事情吗……虽、虽然不是不能那样做但有点讨厌!”
[21:20] <ST> 【啊哈哈哈……抱歉哦,咏子,在一万个妖精里,总有一个是喜欢恶作剧的哟?】
[21:20] * 咏子 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拿着冰淇淋了……或许是某个妖精带来的吧
[21:20] <ST> 【不如说要为全世界的恶作剧负责啊,我们,我对这一点也很困扰就是了,不过,大家都没有恶意啦。】
[21:21] <ST> 有着红色宝石般秀发的细小妖精飘舞在咏子的面前,两手叉着腰饱含歉意地说。
[21:21] <咏子> “不对,硬要说的话应该反过来才对吧……露比,这样子的话真的能够得救吗?”
[21:21] <ST> 【你没有必要听他们的啦,毕竟,现在根本不是做那种事的时候啦。】
[21:22] <ST> 【唔……怎么说好呢,虽然咏子愿意帮助我们是很感激啦,但仔细一想,我们又不是很擅长战斗】
[21:22] * 咏子 不知什么时候起已经能够很熟练地扇动翅膀——这个以前并不存在于身上的器官
[21:22] <ST> 【而且咏子也,看起来根本就不强呢。】
[21:22] <咏子> “……呜。”
[21:22] <ST> 【仔细看的话……运动不足。】
[21:23] <咏子> “……这、这也是没办法的吧!”
[21:23] <ST> 【也根本就不适合战斗,虽然对我并不讨厌,但看到和我一样大的虫子就会浑身起鸡皮疙瘩吧。】
[21:23] <咏子> “虽然确实是这样……”
[21:23] <ST> 巴掌大的少女笑眯眯地落到了咏子的肩头。
[21:24] <ST> 【所以,打倒或者杀死其他的代理者什么的,好像做不来呢。】
[21:24] <咏子> “……但、但是就算锻炼成肌肉女,再加上能毫不犹豫地碾死毛毛虫……按照露比说过的,也是敌不过那些代理者的吧……”
[21:24] <ST> 【嗯……那样的咏子,感觉好糟糕哦……】
[21:24] * 咏子 有点赌气地撅起了嘴唇
[21:25] <ST> 【果然还是不要了,咏子还是应该保持毫无吸引力的身材以及平平的胸部才好!】
[21:25] * 咏子 不知为何感觉自己的实际精神年龄好像变得比以前还要低了……虽然以前就不正常
[21:25] <咏子> “……多谢夸奖(叹气)。”
[21:25] <ST> 【放心吧,妖精们都没有性别,所以对性感的大姐姐是一点兴趣都没有的,我们更喜欢咏子这样没用又可爱的女孩子哦!】
[21:25] <ST> 露比一下子比出了大拇指。
[21:26] * 咏子 毫不客气地在露比的额头赏了一个暴栗
[21:26] <ST> 【啊痛——!】
[21:26] <ST> 小妖精抱着脑袋滚来滚去,接着在手掌间露出了狡黠的右眼。
[21:26] <ST> 【但是这样的话,要胜利就只有试试去听取传闻了呢。】
[21:27] <咏子> “反正我就是没用啦……计算营收和增值税的方法,还有跳芭蕾的时候保护脚尖的心得,根本就不需要嘛……”
[21:27] * 咏子 稍微变得更加赌气地开始用手指拨弄飞来飞去的妖精……
[21:27] * 咏子 一副全然没听见的样子
[21:28] <ST> 【——所以就这样办吧!】
[21:28] * 咏子 某种意义上是在滥用变成代理者之后得到的动态视力……
[21:28] <ST> 露比喋喋不休地说完之后,忽然用比小小的妖精所具有的音量更大上数倍的音量喊道。
[21:28] <ST> 【出发咯!】
[21:28] <咏子> “哼。”
[21:29] * 咏子 停下了手,一振双翼
[21:30] <咏子> “知道啦知道啦,就算是这么没用的我,我不做的话就没人做了……”
[21:30] <ST> 【根据我们的消息,最近的‘那个’应该就在附近!】
[21:31] <ST> 【能够瞒过守护者的眼线,顺利拿到的话就太好了呢!】
[21:31] <咏子> “所以说在那之前,‘那个’是什么啊,‘那个’?咏子选手请求说明!”
[21:31] <ST> 【刚刚明明说过了的!?】
[21:31] <ST> 【就是那个……那个……哎呀,我也忘记了呢……】
[21:32] <ST> 【总之就是非找到不可的东西!只要有了‘那个’,即使不战斗也能作为合格的种族被允许存活下来的秘宝。】
[21:32] <咏子> “听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。”
[21:33] <咏子> “不过既然是这样的话,不拿到不行呢。”
[21:33] <ST> 【想起了哦。一共有10个吧,被称为‘神宝’的隐藏道具,在所有代理种族里,只有我们和极其少数的种族知道的两条胜利条件,其中的一条哦!】
[21:33] <ST> 【另外一条嘛……咦,另外一条是什么……】
[21:33] <咏子> “想到的时候再说吧,即使是露比,也是妖精呢……”
[21:33] <ST> 露比烦恼地揉揉自己闪光的红发,接着释然地伸了一个懒腰。
[21:34] <ST> 【啊不管了!只要拿到那个,接下来就能和咏子一起玩啦!】
[21:34] <ST> 【就算是内裤游戏什么的也好,想要玩啊!】
[21:34] <咏子> “一共有10个的隐藏道具,感觉好像龙○一样呢……”
[21:34] <ST> 【嘿咻,快快!】
[21:34] <咏子> “……”
[21:34] <咏子> “知道了啦,可恶!把我的感动还来——!”
[21:35] <ST> 虽然妖精这样催促了,但事实上,露比好像并没有掌握十分确实的方向。
[21:35] * 咏子 仿佛在蹬踏风一般地加速,翅膀和身体并成尖利的锐角
[21:36] <ST>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,虽然咏子觉得自己飞过了在地球上差不多几十个城市规模的地区,也始终一无所获。
[21:36] <ST> 即使是得到了妖精之力,强韧又健康的体质也终于感觉到疲惫了。
[21:37] <咏子> “还——没有——到——嘛——!”
[21:37] * 咏子 拖长了尾音向露比喊道
[21:38] <ST> 【啊,露比累了呢——】
[21:38] <ST> 先咏子一步的,妖精伸出了粉色珍珠一般小小的舌尖,喘着气落到了咏子的胸口。
[21:39] <ST> 【先休息,休息一下做个游戏什么的……】
[21:39] <咏子> “这样没关系吗……不是很重要的东西?”
[21:39] * 咏子 虽然这样说,但还是捧着露比降低了高度
[21:40] <ST> 【没有关系!现在应该没有其他代理者掌握了那个东西的情报啦!】
[21:40] <咏子> “也就是只有露比才知道的隐藏地点是吗?”
[21:40] <ST> “你,你好?”
[21:41] <ST> 【&%+#!!!】
[21:41] <ST> 在咏子的下方,传来了人的声音。
[21:41] * 咏子 朝传来的异声转过头
[21:42] <ST> 在这个世界里,并没有普通的人类这件事是确定的,也因此,人类必然会是代理者。
[21:42] <ST> 咏子别过头,看到一对年纪比现在的自己似乎还要小1,2岁的少年——不,仔细看的话,其中一个是个少女。
[21:42] * 咏子 迟了大约十几秒钟才意识到这一点
[21:43] <ST> 有着黑发的少年看起来像是哥哥一般,保护着自己身后对咏子打招呼的少女。
[21:43] <ST> “请问,您也是代理者吗?”
[21:44] <咏子> “为什么要用尊称?你不是吗?”
[21:44] * 咏子 捧着露比,稍微有点戒备地保持着高度
[21:44] <ST> “嗯唔——是,是的啦……”
[21:45] <ST> “请放心吧,我们没有恶意的。”一只手抚摸着自己身后的少女的头发,少年冷静地说。
[21:45] <咏子> “这样啊……”
[21:45] * 咏子 于是降了下去
[21:45] <ST> “另外,我并不是代理者。”
[21:45] <咏子> “那么休息吧……啊?”
[21:45] <ST> “代理者是我的妹妹,但是因为某种原因,我会和她一起行动。”
[21:46] <ST> 少年自信地说,使劲挺起了自己的胸膛。
[21:46] * 咏子 把露比放到旁边半开的花瓣上
[21:46] <ST> “不过,这位姐姐你不认识我呢。”
[21:46] <ST> 这个时候,咏子忽然发现自己对这个少年似乎有一定的印象——好像确实在什么地方见过。
[21:47] <咏子> “当然咯,没理由认识所有人的……嗯?”
[21:47] * 咏子 仔细打量了一下
[21:48] <ST> ——津原五色,这个少年的名字,在咏子的记忆里也是有印象的,作为被誉为‘天才’的少年画家,咏子曾经在一次自己罕见地出席了的画展上与这个孩子有一面之缘
[21:48] * 咏子 眨了眨眼
[21:49] <ST> “是啊,不过很有意思地,我反而觉得姐姐你有些许眼熟呢……”
[21:49] <咏子> “……津原老师?”
[21:49] <ST> “……嚯,这不是知道我吗?是我的粉丝吗?”
[21:49] <ST> 少年似乎很意外的看着咏子,接着满意地点了点头。
[21:50] <咏子> “嗯,算是吧?”
[21:51] <咏子> “我是赤森……或者说理子的话,你会记的比较清楚?”
[21:51] <ST> “咦咦咦……是赤森老师吗!?”
[21:51] <ST> “赤森老师本来有这么……年轻吗?”
[21:51] <ST> 少年似乎吓了一跳。
[21:51] <咏子> “……我说啊,既然到了这边来也该经历过很多事了吧。”
[21:52] <ST> “……哎呀,还以为是个阴沉的阿姨……真是太失礼了。”
[21:52] <咏子> “就算是熟人忽然小了十岁或者变成……唔,之前我就很想说了,你真是一点都不可爱啊。”
[21:52] <ST> “虽然是阿姨却意外地下笔很有童趣……没有想到居然和我差不多年龄啊,一定是化妆的关系吧。”
[21:52] <ST> 少年点点头。
[21:53] <咏子> “……怎样都好了啦,你啊,明明不是代理者却被卷到这种地方来,真的没问题吗?”
[21:54] * 咏子 也懒得纠正对方的理解错误了——反正没什么关系
[21:54] <ST> “为了保护七音,这是理所当然的事,而且……唔,算了,没什么。”
[21:54] * 咏子 顺便打量了一眼被少年护在身后的妹妹
[21:54] <ST> “比起这个……言归正传吧,虽然很遗憾,我和我的妹妹还是小孩子,和大人比赛杀人的话,是做不到的。即使七音是这个世界最强大的代理者,杀戮这种事,对她的心理健康也很不妙。”
[21:55] * 咏子 不禁多看了几眼
[21:55] <ST> “所以,赤森老师,我们打算用其他的方式获胜。”
[21:55] * 咏子 看了一眼在花朵上休息(装死)的露比
[21:56] <ST> 和一般的少年比起来,早早出道的藤原五色是一个异常早慧的少年,咏子记得传闻中他的智商是天才的级别,也因此被誉为日本的国宝。
[21:56] <咏子> “那个其他方式……该不会是找到某种宝物一类的?”
[21:56] <ST> 而在另外一边来说,那个叫做藤原七音的少女看上去却似乎比实际年龄还要小,依附着哥哥一脸畏惧的样子看着你。
[21:56] <ST> “正是呢。”
[21:56] * 咏子 无言地弹了一下露比的额头
[21:57] <ST> 【唔……真是了不起的阴谋家……呜哇哇哇--不是我的错呀!】
[21:57] <咏子> “……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件事?”
[21:57] <ST> “的确如这只妖精所说,并不是她的错呢。”
[21:57] <ST> “唔……应该说,只有我们是很难做到这件事的。”
[21:58] <ST> “协助者是必要的,但是,大人全都是不值得信赖的家伙。”
[21:58] <ST> “赤森小姐也应该知道吧?所谓的大人,都是满口谎言,自私,靠不住的家伙。”
[21:59] <ST> 五色一面说,一面轻轻摸摸自己身后妹妹的头,七音好像是回想起什么恐怖的东西似的,抱着自己的哥哥微微颤抖着。
[21:59] <咏子> “换了我也会比较相信小孩子。”
[21:59] <ST> “所以我想要找一个靠得住的伙伴,在一万两千名代理者中,我觉得赤森小姐是最靠得住的。”
[22:00] <咏子> “……简直就像是已经把所有人都考察过了一遍的口吻呢。”
[22:00] * 咏子 眨眨眼
[22:00] <ST> “大体来说,就是这样。”
[22:00] <咏子> “怎么做到的?”
[22:01] * 咏子 好奇心完全被调动起来了
[22:01] <ST> “唔……好吧,既然已经知道了赤森小姐是‘妖精’的代理者。”
[22:01] <ST> “赤森小姐念过书吗?”
[22:01] <ST> “我是说课本之外的,童话之类的东西哦?不包括漫画。”
[22:02] <咏子> “嗯……不能说没有吧。”
[22:02] <咏子> “虽然记得不清楚但多少也应该是读过的。”
[22:03] <ST> “那么,应该也读过一千零一夜吧?里面有一种生物,叫做‘灯神’,或者说,‘巨灵’哦?”
[22:03] <咏子> “啊,那个的话知道。”
[22:03] <咏子> “……难道说?”
[22:03] <ST> 少年一边说,一边用力摸了摸自己的妹妹。
[22:03] * 咏子 看向妹妹君
[22:03] <ST> “拥有和神等同的力量,但没有自由,无法为自己使用这份力量。”
[22:04] <ST> “所以,妹妹选择了我作为她的‘代理者的代理者’,我可以通过许愿来使用七音的代理者之力。”
[22:05] <ST> “不过,有次数的限制,请原谅我无法透露具体是几次——啊,一定比3次多就是了。”
[22:05] <ST> “顺带一提,实现愿望的规则是很复杂的所以‘我的第一个愿望是请给我100个愿望’这样自作聪明的用法是不行的哦。”
[22:05] <咏子> “……真的是什么样的代理者都有啊,这个世界。”
[22:06] <ST> “这个世界的创世主在宣读‘至上规则’的时候,有一个很小的声音念出了另外一组的规则。”
[22:06] * 咏子 感叹地说道,然后从在周围乱舞的其中一个妖精手里‘借’来一根棒棒糖
[22:06] <咏子> “要吃吗?”
[22:06] <ST> “那就是‘十神宝’与‘四之灾’。”
[22:07] * 咏子 递给七音
[22:07] <ST> “请不要给我的妹妹吃这种奇怪的东西!”
[22:07] <ST> 五色用手刀打落了咏子的棒棒糖。
[22:07] <咏子> “……呜。”
[22:07] * 咏子 很可惜地看着棒棒糖
[22:08] <ST> “总而言之,持有一件神宝,或者征服一项灾难的种族,就能够获得胜利,即使不杀死其他种族也笃定可以活下去。”
[22:08] <咏子> “这样啊……”
[22:09] * 咏子 煞有介事地摸着自己的头发
[22:09] <ST> “而且,神宝本身也是十分强大的魔法道具,不会有什么坏处的。”
[22:10] <ST> “赤森小姐要不要和我们一起,收集那个东西呢?”
[22:10] <咏子> “好啊。”
[22:10] * 咏子 点点头
[22:10] <咏子> “老实说我也正在搜集那个东西呢。”
[22:10] <咏子> “对你来说,没有那个东西也很麻烦吧?”
[22:11] <ST> “的确,事实上,因为我和七音是小孩子所以袭击过来的大人这些天不知道有多少。”
[22:12] <ST> “虽然都被我们打败了,但感觉真是恶劣啊……得到神宝后,我就想和七音一起隐藏起来,不过在那之前,我们也会帮助咏子小姐取得胜利的资格的。”
[22:12] <ST> “这就是所谓的双赢的策略,赤森小姐觉得怎么样?”
[22:12] <咏子> “OK哟?先帮你解决麻烦吧。”
[22:13] <ST> “那么,就在那个地方。”
[22:13] <ST> 藤原五色说着,举了手指向远处的一个小森林。
[22:14] * 咏子 挺直脊背,然后捉起了露比
[22:14] <ST> “在那里应该就收藏着一件神宝……虽然是这样说,那个地方内部相当的凶险,如果只有我和七音的话,恐怕是攻略不下来的。”
[22:14] <ST> 【唔……】
[22:14] <咏子> 【怎么啦,一副有话要说的样子】
[22:15] <ST> 露比摸着额头,眨了眨眼。
[22:15] * 咏子 一面说,一面从不知道什么地方抽出了妖精们授予自己的神器——也是武器
[22:15] <ST> 【没什么啦,个人来说,我也是赞同和小孩子行动的啦,小孩子比较可信哦。】
[22:16] <咏子> “啊嗯,那就更得及早解决了哟。”
[22:16] <ST> 【但是,那个家伙真的算是小孩子嘛……】
[22:17] <咏子> 【不知道呢,但是……】
[22:17] * 咏子 轻轻挥动指挥棒
[22:17] <ST> 露比狐疑地盯着藤原五色打量着,以年纪来说,这个孩子正和咏子自身相反地,是一个内在精神年龄颇为年长的角色。
[22:19] * 咏子 鲁特琴、长笛——成批的乐器从什么都没有的空间里显现,然后自然地开始演奏起来
[22:21] <ST> 就在咏子演奏起来的同时,七音抬起了目光,视线固定在了咏子的身上。
[22:22] <咏子> “——过来吧,然后出来吧。”
[22:22] * 咏子 像是在对世界本身说话——又像是在对不知哪里的谁说话
[22:23] <ST> 时空中所有运动着的东西在无法言喻的动听音乐之下都静止了下来,仿佛凝固在音乐之中。
[22:24] * 咏子 手上的指挥棒轻快地挥舞着,然后在指向某个方向时忽地放出了一道光——没有重量、却富有热量与能量的一道锋刃
[22:25] * 咏子 用几乎可以说是绚丽的姿态挥舞起那道刃光
[22:25] <咏子> “出来吧。”
[22:25] * 咏子 重复道
[22:25] <ST> “咕唧唧唧————!!”
[22:25] * 咏子 所挥出的光刃经过看似什么都没有的空间,但是——
[22:26] <ST> 被咏子的剑光所贯穿的虚空之中,逐渐地显示出了生物存在的迹象。
[22:27] <ST> 在虚无之中摆动着手脚,宛如被溺死一般的,是一个削瘦的人类男子。
[22:27] <咏子> “在那不知多少袭击过来的大人当中,这也算是其中之一吧?”
[22:28] * 咏子 的演奏逐渐停止了,但剑舞却没有停下来
[22:28] <ST> 从其手臂上的利爪和身穿的护甲来看,似乎是习惯于战斗的人,但是,并没有被太强的种族选中。
[22:28] <ST> “可,可恶的小鬼——”
[22:29] <ST> “这里发生的事已经通知了族长大人,很快,你们的如意算盘就不可能实现啦!”
[22:29] <咏子> “你不是代理者吗?”
[22:29] * 咏子 在轻盈地挥下一道剑闪的同时疑惑地问道
[22:29] <咏子> “如果你是的话,那族长是什么东西?”
[22:30] <ST> “哼,即使是代理者……”
[22:31] <ST> “能力的差距也是存在的,比所有的代理者都更强的那个人,迟早会领导这个世界——并且打倒那个无聊的神!”
[22:31] <ST> “知道了的话就给我住手,小姑娘,如果我在这里死掉的话,你知道会怎样吗?那个人一定会替我报仇的!”
[22:31] <咏子> “……”
[22:32] * 咏子 沉默了一下
[22:32] * 咏子 然后毫不犹豫地把剑刃对准了对方的心窝,刺了下去
[22:32] <ST> 虽然勉强要说也是不错的战士,但是和咏子的剑闪相比,对方的速度太过缓慢。
[22:32] <ST> “啊呜!”
[22:32] <咏子> “在我看来。”
[22:33] * 咏子 一面确实地避开对手的反击,一面慢慢地说
[22:33] <咏子> “你这些话本身就已经无聊透顶了。”
[22:33] <ST> 七音惨叫了一声躲到了五色的背后,少年睁大眼睛看着咏子将男人的胸口贯穿,从闪光的剑刃中溢出了大量的哀嚎的灵魂。
[22:33] <ST> “等等,放过我!我是,我是——”
[22:33] <咏子> “所以我也完全不期待你的族长会是什么有趣的人。”
[22:34] <咏子> “你们都已经——枯掉了。”
[22:34] * 咏子 把剑拔了出来
[22:35] <ST> “真是了不起呢,赤森小姐……”
[22:35] <ST> 五色用仰慕的目光看着咏子。
[22:36] <咏子> “我说过了的吧,先帮你解决麻烦。”
[22:37] <咏子> “这只是遵守承诺。”
[22:37] * 咏子 笑了笑
[22:37] <咏子> “而且我讨厌这个人。”
[22:37] <ST> “……嗯。”
[22:37] <ST> “虽然不能习惯,但很感谢你呢,赤森小姐。”
[22:38] <咏子> “那就再多感谢我一点吧,津原老师。”
[22:38] <咏子> “我会很高兴的。”
[22:39] <ST> “嗯……那么,我们走吧。”
[22:39] * 咏子 挥挥手,把指挥棒藏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去了
[22:39] <ST> “姑且不论神宝的所在,看到‘那个’后,赤森小姐说不定也会感谢我呢”
[22:40] <ST> 五色微微一笑,安抚着露出不安和畏惧的表情的妹妹,对咏子说道。
[22:40] <咏子> “你怎么和露比一样喜欢卖关子啊,津原老师。”
[22:40] <咏子> “不能先告诉我那个是什么吗?”
[22:41] <ST> “是一个美术馆。”
[22:41] <咏子> “!”
[22:41] <ST> “不过,并不是属于人类能够造出的东西。”
[22:42] <咏子> “……听上去越来越令人期待了。”
[22:42] <ST> “是神明还是什么异界存在呢……总之,也是一个相当危险的地方呢。”
[22:43] <ST> 如同藤原五色所说的那个地点,坐落于森林之中的图书馆,在咏子看来也是不亚于妖精的奇迹。
[22:44] <ST> 那是一个活生生的,有着脸孔的多面体生物,相貌酷似某种猫科的猛兽,其巨大的口腔就是美术馆的入口。
[22:44] <咏子> “……呜哇,有点讨厌……”
[22:45] <ST> “进去吧。”
[22:45] <咏子> “……真的不会被吃掉?”
[22:45] <ST> “赤森小姐可是刚刚才杀掉了一个种族哦,应该不是会担心这种事的人吧?”
[22:47] <ST> 美术馆入口蓝色的地毯踩上去犹如棉花般柔软,两边的走道墙壁上挂着繁多的画像,以水晶状的人造光照明。画像的画框形状各异,从圆形到方形甚至到不对称的几何形态,其中没有一幅不具有杰出的艺术价值,但咏子却一幅都不认识。
[22:47] <ST> 整个美术馆都仿佛是在呼吸一般,微微地颤动着。
[22:47] <咏子> “……真美。”
[22:47] <ST> “这里有很多机关呢,请小心……”
[22:47] <咏子> “是?”
[22:48] <ST> 【哇啊啊啊~咏子快看,这里有个奇怪的摆设呢!】
[22:48] <咏子> “啊,哪里哪里?是这个?”
[22:48] <ST> 【真有意思,这上面的光点就像眼睛一样!】
[22:48] <ST> 【我们碰一下吧!】
[22:48] <咏子> “是说这个光点吗?”
[22:48] * 咏子 早已经按下去了……
[22:49] <ST> 露比绕着走到边上一座方尖碑一般的摆设转着圈子,在其上突出的一颗宝石对于咏子来说就和按钮一般。
[22:49] <ST> 顾不得藤原五色正在做出的说明,咏子的手指悄悄地将之按了下去。
[22:49] * 咏子 飞在旁边,还按了好几次
[22:49] <ST> “……”
[22:49] <ST> 【……】
[22:50] <ST> “你丫是小孩子吗————!!!???”
[22:50] <咏子> “……是?”
[22:50] * 咏子 无辜地回过头,眨眨眼
[22:50] <ST> 五色的喊叫才说到一半,入口处外界的光线一下子断绝了下去。
[22:51] <ST> 巨大的震颤从美术馆深处发了出来,接着就是一阵天摇地晃。
[22:51] <咏子> “……啊。”
[22:51] * 咏子 好像想起来了什么
[22:52] <咏子> “……那个,对不起……?”
[22:52] * 咏子 吐了一下舌头
[22:52] <ST> “不要对比你年纪小的孩子撒娇啊!”
[22:52] <ST> 黑暗在下一瞬间降临。
[22:53] <ST> 接着,三个人脚下的土地凭空蒸发,藤原五色和藤原七音来不及许愿就发出了惊叫,跌落了下去。
[22:53] <ST> “咦啊啊啊啊————————!!!!”
[22:54] <咏子> “唔哇——!”
[22:54] * 咏子 不知是不是因为成为代理者的影响还有点儿兴奋……
[22:54] <ST> 【咿呀————!】
[22:56] <ST> 下坠。
[22:56] <ST> 作为妖精一来,这样的感觉一次也没有过,但在过去的梦中却非常地常见。
[22:56] <ST> 无依无靠也没有翅膀,朝着未知的深渊落下……不知怎么的,这种感觉有些微妙的刺激。
[22:57] <ST> 但接着,脸就带着重力加速度的影响撞到东西了。
[22:57] <咏子> “啊痛——”
[22:57] <ST> 即使被妖精的力量所加护,那也是非常痛的体验。
[22:57] <ST> 咏子觉得什么东西摩擦着脸颊,割开了皮肤,还有东西扎进了鼻子里。
[22:58] <ST> 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把脑袋拔出来后,发现空气里只有露比微弱的灯光。
[22:58] <ST> “痛死了啦……”
[22:58] <ST> 被妹妹的力量强化过肉体的五色也抱着七音站了起来。
[22:58] * 咏子 反射性地一把抓住露比想调亮点……
[22:59] <ST> 【不要转耳朵,不要转,不要啦啦啦————!!】
[22:59] <咏子> “……啊。”
[22:59] <ST> “赤森小姐!你到底是怎么想的,这事哪里啦!”
[22:59] * 咏子 眨眨眼,放手
[22:59] <咏子> “好像是个非常深的地方呢……”
[22:59] <ST> 五色气急败坏地走到咏子勉强,跺着脚问道。
[22:59] * 咏子 环顾四周……
[23:00] <ST> 【是艺术品的墓场吧。】
[23:00] * 咏子 也许是出于逃避责任的本能,对眼前的少年充耳不闻(?)了
[23:00] <ST> 【所谓的十神宝,就是‘文明’的十个象征,这里收藏的应该是艺术的神宝吧。】
[23:01] <咏子> “……啊啦,莫非是歪打正着?”
[23:01] <ST> “只是应急灯的你知道的还挺多嘛……”
[23:01] <ST> 【谁是应急灯啊!我只是忘记了啦!】
[23:02] <咏子> “看来我还意外地挺深思熟虑的嘛,嗯,嗯。”
[23:02] <ST> 【这个地方根本就不是美术馆,而是‘森罗万象之宝库’的一角啦!过去我可是住过这里的呢!】
[23:02] <ST> “你才没有在思考呢!”
[23:02] <ST> 五色对咏子严厉地指摘道。
[23:02] <ST> “那么,你知道神宝是什么东西了吗?”
[23:02] <ST> 【那个谁懂啊。】
[23:02] <ST> “……”
[23:02] <咏子> “偶尔也是会这样子的啦。”
[23:03] <ST> 【不过,既然是这里,最有价值的东西我倒是知道的,宝库就是为了守护那个而建立的呢。】
[23:03] * 咏子 不知为何感到了自豪
[23:04] <咏子> “哦,那应该就是那个了吧?我们去吧?”
[23:04] <ST> 【‘灵金色的绘笔’,是能够支配一切情感和颜色,赋予任何物体意义的,创造之神的神力具现。】
[23:04] <ST> 【我们现在的位置,是宝库过去的垃圾堆。】
[23:05] <ST> 【失去了颜色的艺术品就会沦落到这里。】
[23:05] <ST> 【因为咏子的关系,路程变长了十倍呢。】
[23:05] <咏子> “……”
[23:05] <ST> 完全没有把自己也算进肇事人里去的露比叉着腰,挺着小小的胸部,得意地说。
[23:05] <咏子> “等、等一下,为什么露比能说得这么事不关己!”
[23:05] <咏子> “分明是露比说要按的!”
[23:05] <ST> 【因为我只是应急灯而已嘛,哼!】
[23:06] <ST> 【闪啊闪啊,闪啊闪啊,这就是我的价值哦!咏子也是这么看我的吧!】
[23:06] <ST> 妖精一边说,一边拍打着自己的翅膀闪烁着。
[23:06] <ST> 而就在这个时候。
[23:06] <ST> 从仓库中的阴影里,发出了异样的声响。
[23:07] <咏子> “……才没这么看呢!露比是我重要的朋友……诶?”
[23:07] <ST> “……果然有吗?”
[23:07] <ST> 五色戒备地护住了自己的妹妹。
[23:07] <ST> “在这个地方,有怪物栖息……之前我也说过了吧,机关和陷阱层出不穷,可不是能够好好参观的地方。”
[23:08] <ST> 【本身这里就是有守卫的,被丢到弃境之后,或许还有憎恶之类的生物住进来了吧。】
[23:08] <咏子> “……下次再提醒我记住吧,津原老师。”
[23:08] * 咏子 眨眼的功夫,手上已经握住了指挥棒
[23:08] <咏子> “现在先对付它们。”
[23:08] <ST> 【而且,不说别的,这个艺术品的坟墓里,本来也是有着……】
[23:09] <ST> 露比话音刚落,一声巨响从少年少女们身后传来。
[23:09] <咏子> “!”
[23:10] <ST> 漫天飞舞的是失去了神髓的书法、灰败的绘画、破碎的雕像和无法被读懂的乐谱。
[23:10] <ST> 在过去的时代里曾经给人带来快乐的这些艺术品,如今已经只是形态上的垃圾了。
[23:10] <咏子> “抱歉——!”
[23:11] <ST> 在这之下,一只巨大的手扬起,自半空中朝着咏子一行人拍了下去。
[23:11] * 咏子 挥开光刃,来袭的垃圾们切开
[23:12] <ST> 【是那个,最初的魔像——】
[23:12] <ST> 【呜哇,已经憎恶化了吗……】
[23:12] * 咏子 猛烈地振翼,划着锐角轨迹宛如反射光一般射入半空
[23:13] <ST> 【是‘被遗忘的厄瑞克透斯’!】
[23:13] <ST> 咏子在半空看到一个丑陋的巨大人形慢慢地坐起了身体
[23:14] <ST> 它有着三只手臂,身形像是以畸形的石块焊接在一起的玩偶,但却充满了原始的力量。
[23:14] <咏子> “……就算再客气也不能说是令人心情舒畅的外形呢。”
[23:15] <咏子> “我们必须得和它打吗?”
[23:15] <ST> 在诸神懵懂的太古时代,被创造出来的这一存在自身并没有任何的过错——然而,就像是咏子说的,即使以再动听的词语修饰,它也并不具有任何的美感。
[23:15] <ST> 作为第一件被遗弃的作品,其上所倾注的神性却是凌驾于很多神之造物的,因此具有充分的憎恶化的条件。
[23:17] <ST> 【如果能够逃走的话,就逃走好啦!】
[23:17] <ST> 【但是,好像很难呢。】
[23:17] <ST> 露比说完,就被什么东西打中了脑袋。
[23:17] <咏子> “露比!”
[23:17] <咏子> “你这个家伙……”
[23:17] <ST> 【呜哇啊啊,好多星星……】
[23:18] <咏子> “我生气了!”
[23:18] <ST> 醒来的并不仅仅是厄瑞克透斯。
[23:19] <ST> 在这个空间中所有的艺术品,如今似乎都被赋予了某种程度的生命
[23:19] * 咏子 并没有宽广到能将一切变化都收入眼底的视界,只是伴随着一瞬的振翼贯彻自己内心的冲动——飞舞,斩切
[23:19] <ST> 【其实它们也没有恶意啦……】
[23:20] <ST> 【只是希望我们能够读它们而已,不过,没有几亿年是做不到的吧……】
[23:20] <咏子> “即使这样说,但我们也有想要在自己喜欢的时候,读自己喜欢作品的自由吧!”
[23:20] <ST> 诚如露比所说,厄瑞克透斯姑且不论,飞舞的浮雕,缠绕住手脚的纸卷,与其说是在攻击你们,不如说是在妨碍。
[23:21] <ST> 但就算这样,也足够造成困扰了。
[23:21] <咏子> “唔,翅膀……”
[23:21] <ST> 咏子的行动被雕像所具现,耳朵也被各种各样嘈杂的声音所干扰而让动作变得迟钝下来。
[23:21] <ST> “没办法了……”
[23:22] * 咏子 尽管迅捷又锐利,但也不是那种真正习惯了战斗、能在高速运动时还能滴水不漏的人物
[23:22] <ST> “七音,拜托你了。”五色看到这个景象,也不得不抚摸着妹妹的脑袋,许下愿望。少女轻轻点头,下一瞬间从名为藤原七音的少女背后浮现起了夸张的巨大人形。
[23:23] <ST> 只是一拳,人形便打倒了参天的巨像,并且挥着手把围绕在咏子身边的干扰全数扫开。
[23:23] <ST> “先从这里撤退吧,赤森小姐!”
[23:23] <ST> 藤原五色指着一个出口似的地方,对咏子大声喊道。
[23:23] <咏子> “……嗯!”
[23:24] <咏子> 【好厉害……这就是巨灵代理者的力量吗?】
[23:24] * 咏子 摆脱了雕像的纠缠,和露比一起化为一道烁跃的光向出口方向射去
[23:26] <ST> 被七音放出的巨大化身打倒的巨像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,随机又再度被击中,但这一次巨灵的力量似乎没有第一击那么强,巨像只是摇晃了一下,随即便展开了反击。
[23:27] <ST> 两个犹如大厦般的巨人彼此殴打,挤压,造成的冲击不知将多少坟墓中的艺术品碾成了碎屑。
[23:27] <咏子> 【……得帮帮他们!】
[23:27] <ST> “没关系的!那个只是临时的投影而已!”
[23:27] * 咏子 减缓了撤退的速度……
[23:27] <ST> “比起这个,快带着我们逃上去啦!”
[23:27] <ST> 五色在下方对咏子大声地喊道。
[23:28] <咏子> “诶……哦,也就是不用管就好的意思吗……啊,嗯。”
[23:28] * 咏子 一瞬间开到了最高速档,几息之内就掠过地表,抱着两个孩子往出口飞去
[23:28] <咏子> “津原老师你好重哦……”
[23:29] <ST> “是赤森小姐的臂力太弱了啦!作为代理者这样真的可以吗……”
[23:29] <咏子> “又来了!露比也这样说,就算变成肌肉女也没办法赢过那些怪人的啦!”
[23:29] <ST> 朝上的走道陡峭又颠簸,因为抱着两个孩子而减弱了机动力的咏子勉强朝上飞去,总算在被追上来的艺术品们抓到之前甩掉了他们。
[23:30] <ST> “但是,我对七音许愿后的一个小时里都不能再许愿了……所以接下来就全靠赤森小姐了哟?”
[23:31] <咏子> “交给我吧。”
[23:31] * 咏子 点点头,然后……
[23:31] <咏子> “……不过好像已经累得有点……唔……”
[23:31] <咏子> “我不擅长载重啦……”
[23:32] <ST> “诶诶诶,只是两个小孩子吧!”
[23:32] <ST> “再,再坚持一下,哇啊啊————!!”
[23:32] <ST> 【咦咦咦,咏子~!!】
[23:32] <咏子> “翅膀是、很纤细的器官啦……”
[23:32] * 咏子 歪扭……
[23:33] <ST> 因为过度飞行而没有了力量的咏子突兀地向下歪斜着,掉落了下去。
[23:33] <ST> 伴随着少年少女们的尖叫,走道中似乎在一瞬间恢复了寂静。
[23:34] <ST> 但很快,急促的振翼声又响了起来。
[23:34] <ST> 【真是的,给人添麻烦呢……这样的代理者真的可以拯救我们的种族嘛……】
[23:35] <ST> 娇小的露比双手握着比自己大上数十倍的咏子的裤衩,卖力地拍打着翅膀,摇摇晃晃地向上飞着,而在咏子的手腕里,五色和七音兄妹依旧紧闭着眼睛依偎在她的身边。
[23:37] <咏子> (请抓正常一点的地方啦!
[23:37] <ST> 就这样,令人感觉到极端危险,以及不安的这个小组。
[23:38] <ST> 在所有时空狭缝间的迷宫内的探险,还将继续下去……
[23:38] <ST>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[23:38] * ST Save
这是静谧的回忆,久远之诗。在古老时代回溯而来的今日,一个少年刻印在灵魂中的梦。